潍坊新闻在线

ofo生死局:拿什么续命?

  

  作者|徐志成

  摘要: ofo要坚持独立发展,不仅要应付阿里、滴滴两大股东的诉求,还要找到续命钱。租金之外,ofo近期在尝试车身广告等模式盈利,但杯水车薪。如果不再有资本输血,或阿里提出收购,ofo都将面临生死抉择。

  90后戴威和80后胡玮炜、张旭豪在是否卖掉公司这件事上表现迥异。后两者都卖掉了公司,身价暴涨;戴威却在倔强地坚持ofo的独立发展。倔强的代价是要继续挣扎,且前途未卜。

  5月15日,南华早报消息称,戴威已拒绝了滴滴方面的潜在收购要约,并号召公司员工“战斗到底”。

  在本周一ofo举行的内部会议中,戴威把ofo的现状比作是电影《至暗时刻》中英国政府和首相丘吉尔所陷入的被动战争局面。按照戴威的说法,ofo在未来要继续保持独立发展。

  单车市场的竞争并未平息。这半年来,摩拜被美团收购,哈罗背靠阿里崛起,两者都有了雄厚的资金支持。相比之下,ofo处境尴尬,它要在巨亏中寻求一线生机。

  今年2月初,ofo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换取了阿里巴巴17.7亿元的借款;3月中旬,ofo又宣称以股权+债权的方式,获得阿里领投、蚂蚁金服等跟投的E2-1 轮8.66 亿美元(约55亿元人民币)融资,其中包含了之前的借款。

  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的高管朱鸣表示,ofo每月仅运维(包括维修、调度)成本就约需3-4亿元,还不算3000多名员工工资;到目前为止,ofo可能只支付了供应商欠款(30多亿元)的20%;所以最新一轮融资也支撑不了多久。

  如何获得持续输血成为ofo最大的挑战,它开始了自救的措施。全天候科技独家获悉,目前ofo已经推出了车身商业化广告,ofo的App上也推出了广告。

  

  此外,ofo也在压缩开支,减少单车的采购和投放量。相对于ofo的体量,这些开源节流的措施目前并不能根本解决其资金困境。

  如戴威所说,ofo正处于至暗时刻。下一步如果不再有资本输血,或阿里提出收购,ofo都将面临生死抉择。

  ofo的资金困境

  一些细节显示,ofo的车辆采购在锐减。

  5月6日,上海凤凰(600679)发布公告称,截至公告之日,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下称“凤凰自行车”)共向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及其关联公司提供各类自行车产品186.16万辆,实现销售收入6.37亿元。

  东峡大通就是ofo小黄车所属的一个公司主体,法人代表戴威。去年5月6日,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约定东峡大通将在未来一年时间内向凤凰自行车采购不少于500万辆自行车。

  显然,过去一年,ofo在上海凤凰的采购需求在锐减。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锐减情况从今年开始尤为明显,在今年4个多月时间,凤凰自行车或仅向东峡大通提供了8万余辆自行车。

  ofo在另一家供应商飞鸽自行车的采购同样在缩减。飞鸽一位离职总监黄晓明告诉全天候科技,飞鸽自2016年开始与ofo合作,直到去年6月份之前,每个月都有四、五十万辆的订单。去年3-5月份,订单量达到最高值,每月多达六、七十万辆。ofo订单量最大的时候,飞鸽90%左右的产能都是为ofo服务。不仅是飞鸽在为ofo造车,天津其他的自行车厂也都在加班加点为ofo造车。

  但是从去年6月份开始,飞鸽来自ofo的订单量开始减少,“起码降了一半,之后基本就没有再增长”。去年下半年起,天津好多工厂都在缩减ofo的产能,到去年10月份,天津不少与ofo合作的自行车厂甚至停止接收ofo的订单了。

  上海凤凰发布的公告中提到,与ofo战略合作未及预期的主要原因系政府部门对共享单车的监管及共享单车实际投放情况对共享单车的投放需求带来的影响。

  黄晓明认为,这不仅是受监管以及投放需求缩减的影响,ofo去年曝出的资金链危机令自行车厂望而却步;他们也不想荒废原来的市场,尤其是曾经以外贸为主的工厂,每年11月至次年4月都是外贸订单的旺季。

  “ofo订单的特殊性在于,一次订单量很大,交期时间严格,但ofo的结算押款又押的比较厉害,很多上游配套厂早期因为ofo的订单扩大产能,库存压货量很大”,黄晓明说,“到后期有很多工厂就因为ofo减量,手里压的原材料过多没法消化,难以生存,出现了裁员甚至倒闭的情况。”

潍坊新闻在线的文章和资源来自互联网或者站长的原创,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转载请注明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