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头条

《荆钗记》这条路有多远?她一走就走了十六年

距离第一次接棒《荆钗记》已经十六年过去,当年在江心渡口送别初代王十朋扮演者汤丽芳老师的“王仕宏”,辗转如今,早已成为深情不渝的“二代王十朋”。

十六年,他将对妻子的爱情誓言、对自己身为学子的操守坚持至今。身为王十朋扮演者的黄燕舞,更是坚守着越剧这一隽永而有生命力的文化。千万次在舞台上的喜怒哀乐,只为了最完美的一句:“荆钗为证,天道酬信!”

距离第一次接棒《荆钗记》已经十六年过去,当年在江心渡口送别初代王十朋扮演者汤丽芳老师的“王仕宏”,辗转如今,早已成为深情不渝的“二代王十朋”。

十六年,他将对妻子的爱情誓言、对自己身为学子的操守坚持至今。身为王十朋扮演者的黄燕舞,更是坚守着越剧这一隽永而有生命力的文化。千万次在舞台上的喜怒哀乐,只为了最完美的一句:“荆钗为证,天道酬信!”

“江畔虽弹分飞曲,但愿得早日重唱比翼吟”

今日要上京赶考了,江心渡口,与妻子依依不舍,长诉衷情。妻子担忧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仕途艰险、宦海浮沉。

说出口的是京城奢靡,未开言的是怕学王魁。小时候并肩看过的那本痴情女与负心郎的戏印象深刻,但王十朋的誓言更为响亮。

“我若做了负心郎,就让江水淹了我,就让大火烧了我,就让雷电劈了我。”

古人真是会玩,一根木头,打磨得光滑便成了钗子,就足以代表千言万语,代表真心真意。王十朋也不含糊,明白妻子的担忧,取出定情信物,用这被千折百磨仍不改本色的荆钗自比,保证不管中与不中都早去早回。

人未离去,先问归期;思远虑长,早知心意;君子之诺,千金一句。

问观者,谁能不羡慕?

三、参相·风波

“糟糠之妻不下堂,愚钝难改旧行藏。”

他是真的锦心绣口、文采风流,中了金科状元。受当朝万俟权相的邀请,前往相府会文。只是会文是假,逼亲才是真。相府千金看中了他,意欲招赘为婿。他不愿,态度坚决地拒绝亲事,反倒惹得万俟雷霆大发,吓得堂候官连连好言相劝。

在戏中王十朋自我评价说是“愚钝难改旧行藏”,旁人其实都明白,哪里是愚钝,只是行事有原则、不肯妥协罢了。他的妻还在家乡等他回去,他还牢记着江边的誓言,母亲自小的教导从不敢忘记,也绝不会变心负义。

免责声明: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
分享到:

相关推荐